新闻中心
您当前的位置是:  > 新闻中心 > 行业新闻
“成都中心”规划方案出炉 打造世界级中央公园
来源:华西都市报   点击数:

既丽且崇,实号成都”,这是秦国宰相张仪主持修筑成都城后,左思在《蜀都赋》里对新建成都城的盛赞。从秦朝建城,再到清朝形成“两江环抱、三城相重”的城市格局,成都是我国少数几座城市格局得以保持延续的历史文化名城。

时光流逝,明清时的贡院、御河及城墙……如今仅残存在老一辈成都人的记忆中。为了复兴历史,建设国家中心城市、国际化大都市和世界文化名城,成都将以天府广场、后子门区域为核心,打造“成都中心”。

to88.comto88.comwww.tengbo9885

8月10日,华西都市报记者从成都市规划局获悉,由该局编制的《“成都中心”规划方案》已通过规委会审议,将择机实施。未来成都将在天府广场后子门片区打造一个占地上千亩,集文化中心、城市遗址、中央公园和产业高地于一体的国际一流新地标,成为一张世界级的中央公园城市名片。

复原历史中轴新增“两坊一楼一门”

根据规划,“成都中心”将承担文化中心、中央公园、城市遗址和产业高地的功能。通过部分恢复历史遗迹,复兴历史文化,重构城市中心。未来在“成都中心”的打造过程中,还会把现代中央商务区的理念融入其中,形成“历史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”的格局。

规划方案指出,以天府广场、毛主席像和四川馆所在的中轴线,与成都历史上“两坊一楼一门”(旁求俊义坊、为国求贤坊、明远楼、后载门)的城市中轴线基本一致。规划考虑将它们与既有建筑共同恢复并强化中轴线的空间秩序。但由于历史上的这些地面建筑早已不存在,因此规划方案提及将新增相关历史遗存,不过新增并不一定代表完全重建。“牌坊重建难度不大。但如明远楼这种相对大型的建筑,可能会考虑使用三维全景的虚拟现实技术来呈现。如采用全息投影技术,在夜间将明远楼投射在道路上方。”成都市规划局副局长王松涛说。

重现摩诃池胜景打造六七百亩中央公园

规划指出,通过池、苑、遗址、建筑等其他重要元素保留并改造片区内遗址区、近现代建筑,意象性恢复摩诃池等重要历史要素。记者从成都市规划局获悉,在成都体育中心南侧,规划局部重建唐代摩诃池,形成约50亩的水域面积,复原“摩诃池上春光早,爱水看花日日来”的胜景。

在后子门片区,拟打造面积六七百亩的中央公园,容纳市民休闲等活动。让人期待的是,位于后子门片区的“中央公园”将不输纽约中央公园,园中会有超大草坪,配一些全生态的小型游憩设施,供市民游憩、活动、散步,甚至举行小型演艺活动。

为了强化格局,还将在中央公园四周修建一些非闭合的边界,通过御河、城墙等历史要素,加上现代材料、工艺等方式来重塑和强化明清历史的围合边界。

和锦里、宽窄巷子等已有的城市名片相比,“成都中心”定位和功能有何不同?王松涛说,“成都中心”的最大特点,在于它是一个城市公共活动的载体。成都现有的其他城市名片更多承载了对外接待的功能,而“成都中心”其核心区域是一片占地六七百亩的城市中央公园,在这里,市民可以健身、休闲、娱乐、观光,是成都市民未来一个大型的露天公共活动场所。

全民健身文体融合成都体育中心升级改造

根据规划,“成都中心”将利用天府广场及周边文化建筑围合成城市客厅,并结合中央公园在总体格局上呈现“前厅后苑”的形态。其中,以人民中路为界,汇聚众多省市级文化设施的天府广场为核心的区域共同承担“城市前厅”的功能,而后子门片区则作为“城市后苑”,发挥中央公园功能,成为市民休闲娱乐的公共活动场所。此外,该片区还将结合周边众多商场,在外层区域强化金融商务商业功能,并规划建设城市旅游中心。

成都体育中心也将进行升级改造。据悉,主场馆将基本保留,改造后变身为一座对外开放的全民健身体育公园,北侧将建设一个文体融合综合体。

追溯历史

“成都中心”是从未变更的城市中心

随着时光流逝,日益国际化的大都市成都也在思考如何恢复历史荣光,复兴历史。成都市规划局副局长王松涛介绍,此次规划的“成都中心”所在区域,即天府广场、后子门一带,无论历史上还是现在,都是成都的地理、政治、文化和教育中心。“成都中心”所在地在城市规划层面上能够允许进行规划建设,这种情况放眼全国都很少见。

从古至今,“成都中心”的位置都有过哪些珍贵的历史遗存?成都市规划局相关人士一一列举。

如修建于隋朝的摩诃池,如今遗址在成都体育中心南侧被发现。它曾是古成都的“中央公园”。据史书记载,摩诃池建成之初面积达500亩,唐朝曾是文人墨客的聚集地;到前后蜀和明代,摩诃池修建得更为精美,一度成为皇家园林。

至明代,“成都中心”所在区域矗立着作为政治中心的蜀王府。600多年过去,蜀王府的中轴重城的格局至今延续着。至清康熙四年,蜀王府改建为贡院,这里被视为当时的文教中心。因贡院是在明蜀王府旧址修建,四周建围墙,外设御河,御河外围为清中城城墙。其中明远楼、至公堂、清白堂、严肃堂、衡文堂、文昌宫作为文教中心的主要建筑。300多年过去,曾经繁华无比的贡院仅留存在老一辈成都人的记忆中,如今已无遗留痕迹。

民国初年,御河仍在,贡院城垣被拆,仅保存南门正中一段城墙,城墙上的三座券拱门、为国求贤坊以及内部的明远楼、至公堂等主要建筑。而1896年创办的四川中西学堂(现四川大学)早已取代贡院成为新的文教中心。

到了近现代,又依次建了一批新建筑,上世纪60年代修建毛主席像和省展览馆(现四川馆),80年代至2000年初拓建天府广场。后来建成的成都市政府、馆已成为最新的政治、文化中心。

“成都的‘城市中心’,历史沿革千余年来保留延续,在国内城市中非常罕见,”王松涛介绍,“成都中心”规划的最新定位是千年城市中心,历史文化源点。规划指出,“天府广场-后子门”片区位于成都几何中心和轴线交汇点,是成都的形象窗口。

专家支招建议 用现代技术复原部分点位

民俗专家刘孝昌,是出生于1930年的老成都。对“成都中心”的规划,他点赞叫好,“这是个好事情,有利于传承成都三千多年的历史文化。”

解放初期,还是个孩子的刘孝昌曾到皇城游玩。让他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,是皇城上面金碧辉煌的城楼,还有蜀王府改建的贡院。那时,皇城前面有一条御河,河水碧绿清幽,方方正正地围着如今的体育中心区域,一直通到金河,里面的鱼又肥又大。他还记得贡院有一口金井,金井里的水非常甘甜。这口井是专为监考官和考生准备的。此外,国立四川大学门口还有一对两三米高的威武石狮。

刘孝昌说,随着时代的发展,历史遗迹完全复原是不现实的,他认为可以利用现代技术,针对部分点位和景致进行恢复。“比如贡院可以象征性恢复,将考场情形做成蜡像,进行形象展示。配文字介绍考场有何规矩,如何做题等。”

而对于规划部分修复摩诃池,刘孝昌很期待,他说可以在摩诃池上种植荷花,沿湖岸栽种柳树、芙蓉和银杏,这样一年四季,摩诃池都有迷人景致,“通过历史遗存的恢复,更能激发出成都人和外地游客对这座城市的热爱。”

摩诃池水域可以设表演区

如何重拾历史遗存?老成都民俗文化研究会会长张浩建议,打造局部弯弯曲曲的水系,这样可以荡舟,重现当年蜀中水城( )的景象,这一点可以借鉴苏州及西湖。另外,改造馆,融入汉唐文化元素,在现有场馆里边增设有汉唐文化暨贡院相关文化元素的场馆,馆外部改造适当融入皇城及贡院元素,体现文化底蕴。如果不拆除市体育中心,就将临摩诃池部分外立面,改造成散花楼。在未来重建的摩诃池水域中央,设水秀表演区,通过激光水幕表演,展现汉唐蜀中文化。在中央公园内,可设汉唐蜀汉美食一条街文化区,中间设蜀汉民俗非遗文化区。在未来的摩诃池中间修筑一条“芙蓉长堤”,并打造成城市中心的“地标”,再现当年芙蓉锦官城的盛景,以媲美西湖的苏堤。另外可考虑在整个景区设置现代的AR互动游戏区,以增强历史与现实的穿越感。